行狀

諭和尚行狀

本苑開山第一代祖師,諭和尚昌圓和尚,俗姓徐,名曙明,山東省博興縣人。出生于民國十三年農曆十一月十二日,往生于八十九年十一月十四日,上午九時二十分,住世七十有七齡,僧臘三十二年,夏臘二十七年。

和尚早歲投身軍旅,報效國家。中年退役後,因參加佛學研究會,對佛法漸漸深入﹔又父母在大陸,思報父母恩﹔以及「不為自己求安樂,但願眾生得離苦」之願力,決志出家。於五十八年九月十九觀音菩薩出家之日,依止<span”>安長老剃度。同年十月受戒於基隆海會寺,得戒和尚為源長老。</span”>

五十九年遵道安長老囑咐,至五指山靜修。披閱《圓覺經》至「諸佛世界,猶如空華,亂起亂滅。」淚流不止,頓有所悟。後至樹林光明寺閱藏,擬禁足三年,因緣不具,未能如願。又奉道安長老之命,至日月潭玄奘寺,任職當家。六十年,任《獅子吼雜誌》主編。

六十一年二月,依道安長老指示,正式接辦松山寺第三屆「北區大專佛學講座」,栽培青年。因恒毅法師讓售給和尚一塊山地,和尚便打算起間茅蓬念佛,遂向長老稟白,並於平房三椽完成後,請假三年。長老耳提面命:「請假三年,我不希望你在外邊趕經懺!如果道糧不繼,只管關起門來念佛,自有龍天護法……」十一月,完成晉山典禮,為西蓮淨苑開山住持,並親手挖掘九品蓮池。

六十二年暑假,為尋師上山之莘莘學子,開講《圓覺經》二十一天,約二十餘人參加。六十三年率領住眾結夏安居,並於草寮,領導第一次佛七,任主七和尚,開示念佛。此年曾應桃園佛教會理事長淳𡡷老法師之請,定期至桃園監獄弘法。六十四年,請假三年將滿,迎請道安長老及靈根法師來苑普照。長老指示,嗣後收徒,男眾外號用「惠」字,女眾外號用「慧」字﹔並交代不用回松山寺,就看守這個地方。

此後和尚為淑世導俗、淨化人心,乃開辦「大專青年念佛會」,繼續接引青年學佛。

七十一年開始,更於講經之外,提筆撰述,謂之「建無形的大殿」。是年,提出「持戒念佛,修學並重」為道場宗風。

七十二年結夏,為住眾開講比丘尼戒。從此,每有所感,則書於公布欄,與大眾共勉。如﹕寫「際茲末法,戒律堙滅,出家人務須站穩腳跟,不享受,不浮華,不懈怠,不放逸,庶幾於心無愧,復不負十方供養也。」告示住眾。又如﹕開示「嚴持淨戒,西方蓮開;不持淨戒,閻王入簿。」掀起持戒念佛的風氣。七十四年,開始為比丘講戒。八月,計畫成立「戒學會」,護持比丘、比丘尼學律。十月,宣佈依「南山三大部」撰述《四分律拾要鈔》,以孤臣孽子之心,弘揚戒律,弘揚淨土。

除栽培大專青年,教育僧眾之外,七十四年十一月,又成立「弘法組」,準備在三峽、板橋地區展開弘法活動。七十五年四月,開示「把淨土法門弘揚開來,讓佛號響遍三峽,甚至台北,甚至台灣,甚至全世界。」七十七年農曆六月十八日,受弟子孝心所請,喬遷至新方丈室「蓮鄉」。和尚以蓮鄉為「持戒念佛,求願往生」之地,開示本苑宗旨﹕「弘揚大乘,專修淨土。護法安僧,弘化利生。嚴持重戒,善識開遮。但務實質,不重形式。採擇各宗,修學並重。四眾和合,續佛慧命。」

七十九年和尚法體狀況漸漸欠佳,行動須有人扶持。八十一年二月,住三總開刀,約二十天才出院。八十五年除夕夜大病一場,由於當家慧修法師及侍者慧道法師……等盡心盡力日夜照顧,得以較為康復。四眾弟子不斷虔誠乞請,和尚為法忘軀,才再抱病登上法座,續講《楞嚴經》。八十七年,卸下住持之位,交給惠敏法師,共任職二十六年。從此萬緣放下,一心念佛。八十九年七月再度住院十餘天,佛菩薩加持,能夠度過險境,平穩了一段時間。

約有十年歲月,和尚示現病苦,而十年念佛如一日,最後終於以吉祥臥,正念分明,悲欣交集,在四眾弟子佛號聲中,安詳往生。二十四小時之後,浴身入殮,身體柔軟,頂上溫熱,面貌慈祥,如同在生。四眾弟子晝夜念佛四十九日,以沾師光,用報師恩。

和尚一生,弘揚大乘、持戒念佛,可謂「律紹南山、教宗般若、行在彌陀」。

於「律紹南山」:和尚講四分比丘、比丘尼戒本,編述《四分律拾要鈔》。探討戒體,云:實相無不相,真如隨緣起萬法,是作戒體﹔實相無相,萬法無性是真如,是無作戒體。使大眾茅塞頓開,發心深入戒律精微。又主編《南山律學辭典》,擷取南山三大部之重點、戒律名相,加以彙整,俾助學戒者知南山之殊勝而發心行持。更令住眾依弘一大師擬定之「南山律學程」,集體修學。我們得以如佛所教,半月半月誦戒,每年結夏安居,平時過午不食……均為和尚尊重戒律之賜。

於「教宗般若」﹕和尚在松山寺大專佛學講座授課時,一學期《心經》,另一學期便是《金剛經》,交替開講。後來更有《緣起法泛談》、《般若義理的探究》、《性緣問題之申論》等一個思想體系的般若撰述,深入緣起法,深入諦理,深入無性隨緣隨緣無性。又主編《般若藏彙粹》,俾助看經演教者能真俗不二,理事圓融。

於「行在彌陀」:和尚自己專志念佛,見人也但勸念佛。開示「願為彌陀孤臣」,對淨土法門之弘揚,不遺餘力。凡有說法,皆歸念佛﹔凡有撰述,皆歸念佛。《佛七講話》中,「現在開始念佛」成為名言,與阿彌陀佛「現在說法」相應。又主編《淨土藏彙粹》,俾助淨土行人能信願具足,持名念佛,老實修行,同生西方。

古德云:「化當世,無如講說﹔垂將來,莫若著書。」和尚一生如法講說、如法著書,即化當世、垂將來,是為典範。

和尚樂說無礙。講經有:《楞嚴經》、《無量壽經》、《法華經》…… 等。講戒有﹕比丘戒、比丘尼戒、梵網經菩薩戒等。論典方面,曾兩番講述《中論》。其餘專題,如:〈念佛三昧〉、〈蓮宗指要〉、〈念佛法要〉等等,亦復無數。還帶領住眾修學過《法界觀門》、《彌陀要解》、《觀經四帖疏》等。另有開示,已結集成《佛七講話》(八集)、《師父的話》、《夏雨清涼》(三集)、《側聞散記》(四集)等。

和尚著作等身。從第一本出版《思益梵天所問經尋繹》至《佛說阿彌陀經鈔》、《華嚴一乘十玄門探玄》,加上講記,計有五、六十部。八十七年和尚的撰述正式上國際網路,近日亦積極作成光牒,期能更廣為流通。和尚法水,遍灑三千,佛門有幸!眾生有幸!

智者大師告其門人:「與汝等因法相遇,以法為親,傳習佛燈,是為眷屬。」和尚與我們,正也是如此。

和尚「律紹南山」,我們當依教奉行,學戒、持戒、弘戒。

和尚「教宗般若」,我們當依教奉行,聞法、如法、說法。

和尚「行在彌陀」,我們當依教奉行,念佛、見佛、成佛。

和尚淡泊名利,法化十方,於今功德圓滿,莊嚴西歸。十方緇素大德,馨香念佛者,日日不斷,絡繹不絕。恭請全套撰述珍藏紀念者,更是風行於海內外。和尚二諦融通,三昧成就,必上品上生,花開見佛。 唯此 恭乞

和尚慈悲不捨乘願再來 

諭和尚圓寂讚頌暨荼毘奉安委員會敬述